L.H.Y 随笔 在现实与网络间摇曳 - L.H.Y Blog

散文:堰塞湖,你是谁的眼泪?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眼泪……

  那么,堰塞湖,你是谁的眼泪?

  (一)

  6月7日7时08分,在强忍了26天之后,唐家山堰塞湖的眼泪,开始缓缓流出。由缓到急,由慢到快,水流越来越大。两亿立方米的水,开始流向下游,冲向北川,冲向绵阳……

  堰塞湖,一个在地震前大多数人也许连听都没听过的名字,如今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因地震导致山体滑坡堵塞河道而形成的30多个堰塞湖,成了悬在灾区人民头顶上的“利剑”。

  唐家山,地震前海拔2000多米,几乎被地震削去了一半。相当于武警水电部队施工5年才能完成的一个巨大堰塞体,在短短2分钟之内就将奔腾的通口河堵塞得结结实实。

  水位,每个小时都在上涨。如同地震导致的悲伤,在经历了最初的惊慌失措、茫然无助之后,每分钟都在滋长。

  历史上,在四川境内曾两次发生因堰塞湖溃坝而导致大洪水的情况。造成的死亡人数,数倍于地震直接死亡人数。

  刚刚遭受了地震创伤的人们,难道还要再次经受洪水带来的悲怆?

  6月5日,温家宝总理乘直升机到唐家山堰塞湖实地查看灾情时强调,如果说地震是难以避免的自然灾害,那么排除堰塞湖险情,确保群众安全,就是我们的责任。

  面对不断上涨的湖水,共和国总理庄严承诺:我们的目标是在处理堰塞湖的过程中,绝不能让一个百姓伤亡。

  从中南海到救灾部队,从中央领导到水利专家……全力以赴投入到这场“超限战”中。

  直升机调运装备,徒步背送炸药;开挖导流明渠,实施定向爆破;主动处理,尽早处理;工程排险,人员转移……

  上苍似乎也受到了感动,最坏的结果终究没有出现。

  唐家山堰塞湖的汹涌泪水,在大地母亲的脸颊上尽情地流淌……

  (二)

  堰塞湖,请你告诉我,你是谁的眼泪?

  汹涌的洪水作答——我是参加抢险施工的武警水电官兵的眼泪。

  堰塞湖抢险进入关键时刻,武警水电部队680名官兵临危受命。

  5月22日,由4名武警水电部队专家组成的先遣组,从悬停在唐家山堰塞湖坝顶的直升机上冒险跳下。随后,又有21名官兵登上坝顶。此后,浓雾遮蔽了整个堰塞湖上空。担负“空中绿色通道”运送任务的46架直升机,只能在绵阳机场“干着急”。

  没水、没食品,没电、没信号……25名官兵在坝上坚持了40多个小时之后,不得不喝自己的尿液。

  5月24日一早,云缝出现了一丝间隙,特级飞行员张茂生就驾机起航,搭载着8名增援官兵和矿泉水、饼干,飞向唐家山。

  直升机在云层上空反复盘旋,厚厚的云层间没有一丝间隙,半个小时后无奈返航。“大坝上的战友,还在等着我们救援……”机上官兵们的眼中噙满泪水。

  一架架战鹰冒险起飞,一个个分队徒步挺进。人员、装备,源源不断地拥向坝顶。

  一个星期后,一条长700米、宽50米、深8米的导流渠道,纵卧在唐家山堰塞湖大坝上。最后一批撤离的,是武警水电部队的7名师级以上干部。

  (三)

  堰塞湖,请你告诉我,你是谁的眼泪?

  汹涌的洪水作答——我是734号失事机组战友和亲人的眼泪。

  每一次起飞,都在把希望送给别人;每一次降落,都有生命得到拯救,而危险——却留给了自己……

  成都军区某陆航团官兵一次次冒险驾机飞越唐家山,在堰塞湖上空架起了“空中绿色通道”,吹响了决战唐家山的“集结号”。

  在抗震救灾的13万大军中,这个陆航团创造了数不清的第一:第一个从空中抵达汶川、茂县、映秀、北川;第一个将食品、药品等救灾物资送到灾区;第一个从灾区运回伤员……

  5月31日下午,在执行抗震救灾任务中,成都军区某陆航团一架直升机在汶川县映秀镇附近因高山峡谷局部气候瞬时变化,突遇低云大雾和强气流失事。6天过去,机上人员下落不明……

  雄鹰折翅,可是他们的心依然在飞翔。这个勇敢的机组,自汶川大地震以来累计飞行63架次,抢运伤员54人,运送大量救灾物资……

  本来,51岁的特级飞行员邱光华,不是非执行这趟任务不可的。是他自己不忍心战友太累,抢下了这趟航线复杂、危险性大的飞行。

  地震前,王怀远已经规划好了退休后的生活,李月刚刚领了结婚证还没有来得及举办婚礼,陈林的妻子带着刚满周岁的女儿刚刚来队与他团聚,张鹏刚刚被确定为党员发展对象……

  搜寻,在天地间立体展开。指挥空中搜寻的成都军区陆航处处长陈格辉,几天几夜没合眼。困极了的他,在椅子上打了个盹。迷迷糊糊中,他好像看到了邱光华。

  “兄弟,你怎么还不回来?”他问自己的战友。

  邱光华回答:“我飞上了天堂,那里没有地震、没有灾难,你们别再费力找了……”

  蓦然惊醒,眼中已盛满泪水。

    (四)

  堰塞湖,请你告诉我,你是谁的眼泪?

  汹涌的洪水作答——我是数十万离开家园的父老乡亲的眼泪。

  这里,是传说中大禹的故乡。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几千年,可是今天就要离开,你让我们如何舍得?

  从5月下旬开始,政府开始组织唐家山堰塞湖周围的群众有序撤离。漩坪,已被淹没;北川,已成空城;绵阳,实施撤退紧急预案……

  禹里,唐家山堰塞湖大坝上游5公里的一个乡镇。堰塞湖的回水还有两天就要淹没这里,可是还有5000多人没有撤离。“许多人白天被疏散到山上,晚上又偷偷地回来了……”乡党委副书记黄杰焦急地说。

  “虽然房子在地震中成了废墟,可我们的根在这里。离开这里,可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76岁的刘吉祥用塑料纸在自家屋前的榆树下搭起一个简易的帐篷。

  老人清楚地记得,被压的废墟下,还有一坛腊肉、两根腊肠,那是特地为外地上大学的孙子放暑假回家准备的;在屋后的猪圈里,还有2头猪崽、3只羔羊,今年秋天就将肥壮……

  见不到半点昔日模样的北川县城上空,飘荡着令人刻骨难忘的气息。空旷的废墟上,只有穿着厚厚防护服的防化战士,在每一个角落喷洒药液。

  26岁的白春梅,是哭晕过去后被亲人抬着离开的。在废墟的厚厚楼板下,还压着她结婚才3天的新郎,还有他们没有来得及展开的梦想……

  截至6月6日,地震已造成近7万人死亡、近两万人失踪。为了更好地活下去,为了延续亲人们的梦想,100多万人带着悲伤、带着眷念,擦干眼泪、抚平伤口,坚强地走了出去。

  (五)

  堰塞湖,请你告诉我,你是谁的眼泪?

  汹涌的洪水作答——我是13亿中国人的眼泪。

  地震发生在汶川,受到创伤的是全中国。

  “我们都是汶川人”——13亿中国人发出同一个声音。

  川渝情深不可断。重庆在第一时间发出慰问电:“需要什么,我们就提供什么。”15时,重庆派出第一支入川通讯分队……

  “请大家转告大家:雪凝中,全国人民支援贵州;抗震救灾,贵州人民献份爱心。”地震当天,贵州各地广为传播这样一条短信。

  空中、铁路、公路、水路立体运输,国家战略储备紧急筹措,各种救援力量迅速集结,数百万吨食品、药品、帐篷、机械驰援灾区。

  “一切为了灾区,全力支援灾区。”在灾区的20多个日日夜夜,我们每天都能感受到全中国的力量。

  更让我们感动,是废墟上那些普通人的身影——山东莒县洛河镇东皂湖村的10位农民,开着一辆农用三轮车,颠簸了4天3夜,抵达灾区参加救灾。为了不吃灾区人民的粮食,他们带来100斤的山东煎饼。此情此景,就像当年沂蒙父老支援淮海战役一样。

  年初曾赴郴州抗击冰雪灾害的唐山13义士,在宋志永的带领下奔赴受灾最严重的北川。在灾后最关键的3天时间里,救出25名幸存者;百万唐山人都像宋志永,唐山市血站的血液容量已经饱和,工作人员只能耐心劝说不断拥来的献血者……

  5月19日至21日,全国哀悼日。国旗,缓缓降落;人的尊严,冉冉升起。

  (六)

  堰塞湖,请你告诉我,你是谁的眼泪?

  汹涌的洪水作答——我是地球的眼泪。

  5月12日14时28分——不仅是北京时间,也是世界时间。

  汶川的地震波,瞬间传遍全世界。

  日本电视台的播音员在播报汶川大地震新闻时泪流满面。

  去年同样遭受里氏8级强烈地震的秘鲁,5月16日颁布最高政令,宣布5月19日为“全国哀悼日”,以悼念中国在汶川地震中的遇难者……

  以生命的名义,为生命的创痛默哀,这是全人类的本能。中国,向国际救援队敞开大门。

  美国、俄罗斯、德国、日本、韩国……纷纷向中国伸出援助之手。汶川的瓦砾堆上,活跃着不同肤色的救援队;

  受灾群众安置点上,搭建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帐篷;成都双流机场,标绘着不同国家旗帜的运输机来回穿梭……

  爱,超越时空;生命,不分疆界。

  在大自然面前,渺小的人类只有携手合作才有抗击灾难的力量。从印度洋海啸,到伊朗巴姆大地震;从抗击非典,到阻击禽流感……在每一次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全人类都更加深切地感到什么叫休戚与共,什么叫息息相关。

  就在汶川大地震之前,缅甸特大风暴夺去了超过数以万计的生命。处在灾难之中的中国,毅然向缅甸派出医疗救援队。因为,中国有颗感恩的心。我们既铭记“整个世界都是你们坚强的后盾”的温暖话语,我们也要许下“中国努力成为世界的后盾”的坚强誓言。

  全世界仿佛都看到,中国经历的磨难太多,但从未在磨难中倒下!

  抹去吧,悲伤的泪。

  湖水,你猛烈地冲刷吧,冲走了废墟,冲出一个干净的家园;

  眼泪,你尽情地流淌吧,流走了悲伤,流出一个崭新的明天……

Tags: 感想 成都

发布: jensue 分类: 琐碎生活 评论: 浏览: 113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