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Y 随笔 在现实与网络间摇曳 - L.H.Y Blog

梦幻的声音 梦幻的侃侃

侃侃是谁?看了《北京爱情故事》就知道了。里边的那首滴答滴的插曲是总是让人不能忘却的。侃侃,一个唱歌的女人,一个把歌子唱得惊心动魄的女人。籍贯、年龄、经历都是陌生的,在我所有掌握的信息中,只有从百度搜索出来她的好多歌,甚至这些歌曲我还没有听完,我只听了《网络情缘》、《大礼堂》、《那江烟花》和现在正在听的《蝴蝶》,但就是这仅仅四首歌,我的心就被这个声音俘虏过去,我知道从此,侃侃的声音会永远地飘荡地在我的屋子里,飘荡在我的生命中。

侃侃 三十岁的年纪,多年的历练,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懵懂少年,为一首歌疯狂,为一个人疯狂。投下一粒石子就哗哗地响,更多的时候是静默,看云来云去,听风声过耳。以为不会再有什么可以让自己冲动,让自己去投入。但我错了,当我听过侃侃的这几首歌后,我真的被感动了,被吸引了,被触动了。这天籁一样的纯净的声音,在耳边轻轻环绕,怎么形容这个声音呢?如果有天使的声音,我认为侃侃的声音就是。这是个很独特声音,象田震,又比田震的声音纯净,甘冽。这个略带沙哑的声音,象夏日汗流浃背中咬开的第一口井水浸过西瓜瓤,是的,沙甜,清凉,沁人心脾。如果仅仅是美妙的声音,也许还有点白玉微瑕,还有点美中不足,但侃侃的歌词也写得很唯美。她在《蝴蝶》中唱道:“无边的狂想,是我硕大的翅膀,带着我飞向远方。瘦弱的臂膀,空空的行囊,满载着我的梦想流浪,流浪,迷失方向,远离我的故乡飞翔,飞翔,越过迷惘,飞向金色天堂。”她在《大礼堂》中唱道:“有空荡的四壁,零落的琴声,昏暗的烛光,一群听歌的人,有时也有掌声,有时也会沉寂,来了又去的人,已记不清.一样的歌声,一样的人,只是人都走了,谁来听,多少的故事在这里发生,不必曾经相识,陌生的朋友。”唯美中还有点淡淡的忧伤,一种失去的记忆,在回首中闪烁的美丽的光芒,象美玉日光下温润的光泽,象月光下女孩清清光芒的脸庞。这样的曲子配着这样的歌词,就天衣无缝了,就珠联璧合了,就近乎于完美了。这就是侃侃的歌,无可挑剔的声音,无可挑剔的词曲,就这样紧紧抓住了我的心。

流行的乐坛,流行的风,歌手去了,又来,来了,又去。这个纷扰的乐坛,不停地在出现新星,一首成名天下闻,却转瞬又江郎才尽。将人们的眼球吸引过去,又在眨眼的那一瞬间被忘记。象潮水的一次次地冲刷,能留下的又有多少?现在的乐坛,见多了昙花一现,见多了惊鸿一瞥,很少有人会再象罗大佑、李宗盛、邓丽君、陈淑桦、蔡琴等人那样,首首精品,影响了一个时代,造就一个流行神话。没有了,不会再有了,刀郎怎样?陈亦迅怎样?阿杜怎样?孙燕姿怎样?有几个能笑到最后?直到侃侃的出现,直到侃侃的歌声的出现,我相信了乐坛这个神话会再续,侃侃会给浮躁的乐坛,带来一股清新的风,带来一个新的世界,这就是侃侃的神话,侃侃的天下。我爱侃侃,爱这有侃侃吟唱的世界。

就如喜欢侃侃的人,我也试图去找她的资料和相片,但我最终不再去徒劳,因为每每听她的歌,思绪里总浮现一幅图:

高山之颠,银色的月光流淌在草地上,微风轻拂着淡云,一袭白衣,散落肩头的青丝,一双素手在轻抚着木吉他的淡淡哀愁----如一朵花儿在晨风中静静开放……

没办法不喜欢侃侃的歌,那歌声该是怎样的一种浪漫?像是高昂的呼喊,呼喊着每个人的心,那呼喊里凄凉得那般楚楚动人,如一朵云一缕风的轻泣,那呼喊却让人听到了低沉的婉转;她的歌声很自然、真实、纯朴、真情,那是不染纤尘的天籁,从你的灵魂里穿过,它抚摩着你的灵魂,抚摩你尘世里功利和浮躁的灵魂,却又让你的灵魂颤动,让你感到莫名的心痛……

去听她的歌吧,听那种木吉他的沙哑沧桑,听她那淡淡的情愁,听她为你诉说网络世界里的虚幻与存在、理想与现实,听她歌唱着网络里的欢乐与痛苦、爱恨与情仇……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