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Y 随笔 在现实与网络间摇曳 - L.H.Y Blog

成都“鸟巢”拍卖变现赈灾的思考……

成都的“鸟巢”

成都拍卖办公区赈灾背后:曾因太豪华引争议

成都拍卖办公区赈灾背后:曾因太豪华引争议

生活在成都的人几乎都知道,天府大道是成都主城区南北中轴线向南方向的延伸,沿着这条宽阔大道,在其一侧,人们会被一个惹眼的建筑群——成都市新行政中心所吸引。这个建筑群组成半朵花的形状,中间呈椭圆形的建筑是“花蕊”,“花蕊”的周围是6片“花瓣”状的建筑,围成一个半圆。远远看去,“花瓣”建筑外面的蜘蛛网结构,有点像北京奥运会场馆“鸟巢”。而成都又有蓉城之称,于是有成都市民笑称这个建筑群为“芙蓉花开”。

尽管这是其早在2004年就根据国务院批复的成都城市总体规划并经四川省委省政府同意而建设,因而算不得违规,但在时代的大背景下,在社会一片反对声中,这样的豪华办公楼的存在,确实对政府形象造成隐性伤害,确实成为挡在政府与民众之间的一块石头。

7月16日,成都市委、市政府作出决定,把已建成的新行政办公中心拍卖,所得收入全部用于受灾群众安置和灾后重建。毫无疑问,这对于成都来说是一个重大而审慎的决定。

这样的豪华建筑群,显然非常金贵。从理论上说,将它处理变现,能够筹集一笔不菲的资金,这对震后刚性支出急剧增加、收入锐减的成都市财政来说,无疑是一笔雪中送炭的资金。但是,这只是最理想的一种情况,而最终处置变现结果,却未必如大家想象的那般完美。要知道,成都市新行政中心绝不是一般的普通型豪华办公楼,它是严格按照政府办公需要来进行专门设计、配套相关设施的,用途针对性非常明确,功能专业性非常强,可以说是量体裁衣。现在突然将其变现,谁将来接手呢?拿来干什么呢?

根据实际情况来看,最有实力拿下这个建筑群体的是大企业大商家,因为他们有钱,出得起价。但问题在于,对于这样一个功能已定型、装修已完结甚至已部分投入使用的豪华办公楼,他们在做出购买或者竟拍决定之前,必将充分考虑“投入和用途乃至产出”。如果商家发现在这些楼群里办公,其效果还不如在城中心比如天府广场附近的普通办公楼里实用,他们有什么理由对它斥以巨资。事实上,根据这些建筑群的布局以及周边的配套设施来看,它显然不适合用做商业用楼。如果要改变周围的布局和相关配套设施,这显然是个浩大的工程,投入不菲。而由于政府突然宣布不南迁,周围那些为政府入驻而投资买房的人们,显然不情愿看到其他人比如商家入驻。因此,商家要入驻“芙蓉花开”,在舆论上至少有着不小阻力。

不仅如此,四川刚刚发生汶川8级地震,而成都市区离震中位置大约90公里,这些大型建筑楼群虽然没有因地震遭受严重损坏,但是,轻微或者部分损坏肯定是有的。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建筑群的拍卖,价格必然是要受压制的。问题还不在于此,目前成都市政府虽然决定暂时不南迁,但是,成都市政府新闻发布会却明确表示,“继续保持南部新区新行政中心的地位不变,逐步创造条件择时安排机关整体南迁”。换言之,成都市南迁是迟早的事情,今天或许因为迫于某种压力,不南迁了,不入驻豪华办公楼了。可是,明天呢,仍然要南迁,仍然要建一个规模同样巨大的办公楼,这仍然要耗去巨大的财政经费。到底是充分利用此办公楼,还是另起炉灶用彼办公楼,这显然需要认真思考,否则,将造成巨大浪费。

据新华社报道,汶川8级地震造成包括都江堰、彭州在内的成都灾区上百万人无家可归,1200多亿元财富灭失。据初步测算,成都灾后重建资金至少需要1500亿元以上,成都市、县两级财政重建资金缺口高达数百亿元。如果出于财政资金紧缺,对成都市新行政中心予以处理变现,这样的初衷和做法无疑值得肯定,但是,如果是迫于坊间的一些舆论压力,诸如“办公楼太奢侈太豪华,浪费纳税人钱财”、“灾区人们住帐篷,政府办公住豪楼”等等,而通过处理变现豪华办公楼来进行“危机公关”,那这样的初衷和做法显然让人不敢苟同。鉴于此,笔者期待有关方面能冷静看待成都市处理变现政府豪华办公楼问题,如果不看清楚背后的真实背景和目的,就盲目为一些行为“叫好”或者“叫坏”,这都是不理性的,不负责任的,都是现代社会不能容忍的。

假如没有汶川大地震,即使身负各方争议和冷眼,拍卖行政办公中心的可能性不会很不大。地震之后,成都市委市政府作出这样的决定,无疑是顺应民意之举,在无形中得了不少分,也是顺势而为之举,于无声处见其勇气与智慧。因而,成都拍卖新行政办公中心,是一个十分明智的决定。

汶川大地震改变了身处灾区的成都办事情、做决策的基础。“解决全市上百万受灾群众的住房、吃饭问题,解决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配套服务,财政资金缺口都非常大。初步测算,仅市县两级财政就面临数百亿的资金缺口。”这显然是一个现实而紧迫的问题,是成都市委市政府调整思路、改变计划的重要动因。

地震作为一场灾难,它给灾区人民的肉体和心灵上都带来了极大的伤害,让整个中华民族都为之神伤。但作为一种外在的自然力量,大地震激发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从精神到思想、从观念到行为的不同程度的嬗变。然而,这种变化也只有付诸新的实践,在实践中让人们清晰地感受到这种思维与行为方式的改变,我们才可以判定,大地震推动了我们成长与进步,才可以坚定地说,“一个民族在灾难中失去的,必将在民族进步中得到补偿。”

因而,我更愿意相信,成都此举足证这一场大地震深刻地改变了中国并非虚言,是大地震后政府思维与行为方式改变的重要标志之一,是我们在灾难中获得进步的具体体现。同时,我们也更愿意期待,更多的地方、单位和部门都能因地震而深刻改变,都能更深刻地理解以人为本理念并身体力行之,都能在保障和改善民生方面见到合乎百姓期待的实效。

Tags: 成都 杂谈

发布: jensue 分类: 琐碎生活 评论: 浏览: 308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