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Y 随笔 在现实与网络间摇曳 - L.H.Y Blog

刘旭与瑞星的恩怨情仇-瑞星陷害微点事件始末

最近瑞星与微点事件俨然成为业界最热门的一个话题。看了一个晚上的“瑞星陷害微点丑闻”的新闻,用各种我能想到的关键词查阅了关于与瑞星丑闻事件相关的很多资料。本来想写一篇评论文章,但是宏毅老师替我们把几年来媒体的各种报道资料收集整理一下,按照时间顺序列一个清单,对理解刘旭与瑞星的恩怨情仇会更有帮助。所以在本文中,LHY博客只是做了一个引用,宏毅实际上只做了编辑的工作。(这个社会很复杂,请慢慢阅读!)以下文章转自宏毅博客:

一、刘旭对瑞星之恩

主角刘旭,1993-1997年刘旭任北京瑞星电脑科技开发公司(现为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主要担任瑞星反病毒产品的研发工作。曾 任国家863反病毒专家、瑞星杀毒软件的原设计者和发明人,从事反病毒技术研究已过20年,是我国第一个发现并解决CIH病毒专家,在业内被称为“中国杀 毒软件第一人”。

1991年:“1991年,当时中国的软件产业正处于个人英雄的激情年代,还在中国科学院数学所计算机科学研究室工作的刘旭被瑞星公司总经理王莘邀请出山,花两周时间为瑞星做出了防病毒卡。在四年间,这套防毒卡曾卖出了一月一万套的好成绩。”

1996年:“随着防毒卡市场的萎缩,到1996年底,瑞星资金链断裂,只剩下十多万块钱,还欠着十多万的广告费,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刘旭临危受命,接任了瑞星公司总裁的职务.”

1996年10月–1999年:
“苦干了5个月时间,1997年3月,刘旭拿出了第一个杀宏病毒的产品,这项技术让瑞星彻底大翻身.在品牌和渠道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一些代理商价 格变化可以说明,最初瑞星给代理商的价格是20块钱(当时的零售价为230元),后来一路逆市上涨,从20块钱涨到了40块钱,再涨到60块钱,再涨到 88块钱.1999年那年,CIH大爆发.也就是这一年,瑞星已经做到了2800万元.”(注意:刘旭是我国第一个发现并解决CIH病毒专家)

1997年出任北京瑞星电脑科技开发公司总经理兼总工程师。

1997年用了一个月时间,每天只睡两个小时,做出WINDOWS版杀毒.

1998年,刘旭当了瑞星总经理之后,王莘调整了瑞星股权,给了刘旭35%股份。

对刘旭的评价:
媒体评价:当年业内把刘旭称为“中关村程序五杰”
瑞星董事长王莘评价:王莘多次公开表示“没有刘旭,就没有瑞星”.
前瑞星某高管:“从1997年到1999年三年时间,刘旭带着瑞星,完全是在夹缝中杀出一条血路”.
印证:瑞星的转型是在1999年底,从这一年公司开始扩大,搬到中科大厦后,招兵买马,扩大整个研发部门,那时刘旭才转到框架设计,过去整个瑞星研发都是他一个人完成.

2001年,王莘曾对记者说,刘旭现在是瑞星的灵魂。

二、刘旭与瑞星分手

裂痕产生:2002年9月,金山发动了一场著名的“蓝色革命”战役,以50元零售价格给行业带来冲击,当时瑞星内部分为两派,王莘是主降派,刘旭是主战派。分歧很大,两派互不相让。最后刘的不降价策略被采纳,当年年底,瑞星损失了好几百万元营业额。

离职:1、2003年2月14日,情人节这天,他们“分手”了.  2、2003年3月5日正式离职。

瑞星官方对其离职的解释:面对蜂拥围堵要求给出说法的记者,瑞星公司副总裁,也是”刘旭离职事件”中瑞星唯一对外的高层人物毛一丁解释说,刘旭是因为”身体健康原因”向公司提请了辞呈,公司董事会随即批准了刘旭的请求,总裁一职改由公司董事长王莘兼任。

今日的刘旭离职说法:2003年3月,时任瑞星公司总经理的刘旭由于没有完成对公司董事会的承诺,并造成公司连续4个月的亏损,已经安排好的香港上市被迫取消,因此刘旭与公司董事会产生严重冲突,被迫辞职。(瑞星公司董事会2009年2月18日

刘旭从瑞星离职后,仍持有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责任公司31.92%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瑞星清除亲刘派: 
1、几乎是在刘旭离职之音未落的时候,瑞星公司再一次爆出内部大整饬的消息。瑞星公司在”踢走”刘旭之后,紧接着就把”亲刘派”的整个系统集成部门的人员 全部裁掉了,这其中包括系统集成部的总经理。与此同时,瑞星销售部门的约20人也被炒了鱿鱼,这些人占瑞星整个销售部人员的1/3。
2、据一位此次被裁掉的瑞星员工表示,公司对他们解释的裁人理由是,因为公司要做业务调整。不过,另一种说法是,这次被裁掉的40多人因为”感情上和态度 上”是”亲刘”的,甚至因为刘旭的离职还闹情绪,在公司内部散布”流言”,因此瑞星现高层认为,留下这些人会动摇自己的威信以及波及其他员工,所以一股脑 地把他们给打发了。这些人最终每人拿着不到5000元的补偿金,心情复杂地离开了他们曾经挥汗过的公司。

瑞星董事会2009年2月18日声明中的“随后不久刘旭又从瑞星拉走包括田亚葵、马斌、熊小文在内的多名高管”查证:

2004年2月,销售副总裁马斌离职。媒体报道:“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副总裁马斌先生,于2月4日正式提出辞呈,准备离任并开创自己的事 业。瑞星公司并于2月9日为马斌先生举行了由全体高层管理人员参加的盛大的欢送仪式,对于马斌先生多年来为瑞星公司所做出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肯定。 ”(《瑞星声明:马斌离职属正常 未带走销售人员 》)

2004年3月,副总裁兼海外销售部总经理田亚奎离职,财务部总经理熊晓文离职。

三、瑞星对刘旭之仇

2005年1月,刘旭成立北京东方微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田亚葵目前担任该公司副总经理。

2005年5月13日和5月31日,光明日报在显著位置发表了刘旭关于“杀毒软件亟待克服重大技术缺陷我国应尽快研制主动防御型产品”和“主动防御电脑病毒并非天方夜谭”的观点,对国内杀毒软件厂商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2005年7月:正当微点公司紧锣密鼓为产品上市销售做准备时,2005年7月5日起,微点公司莫名其妙地被网监处调查。网监处先是以“反病毒公司资质调 查”为由,后又以“未采取安全防范措施”的案件调查为名,对微点公司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检查”,频繁传唤包括专家刘旭在内的公司管理、研发人员。同年7月 21日,办案人员将扣押的装有微点核心技术的计算机送到瑞星公司。刘旭对记者说,庆幸的是,微点公司对被扣计算机中的核心技术数据采取了严格的加密,这增 加了瑞星公司窃取微点主动防御软件源程序等的难度。于兵通过办案人员给刘旭“指明”两条出路,“一是把公司卖给像瑞星这样有实力、有背景的公司,二是不要 在北京设立公司,搬回原籍福建”。

2005年8月:据《科技日报》报道,2005年8月,于兵部署他人到北京思麦特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和北京健桥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管理部,调查了解 公司电脑被病毒感染及造成损失的情况.于兵在听取汇报上述两家公司有病毒感染但未造成损失的情况下,仍授意让思麦特公司和健桥公司,分别出具了10万元虚 假损失证据材料.

2005年8月27日,为证实从思麦特公司和健桥公司查到的木马病毒——蠕虫病毒,是从东方微点公司副总经理田亚葵笔记本电脑中传播出来的,于兵授 意他人召集病毒专家论证会.在论证过程中,没有给专家如实提供材料.专家论证后,在于兵授意下,专家意见又被从“基本可以确定”改为“可以确定”.

2005年8月30日凌晨,网监处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将涉嫌所谓’故意制作、传播计算机病毒等破坏程序影响计算机系统正常运 行造成严重后果’的公司副总经理田亚葵刑事拘留.”(于兵等人认定,田亚葵所用的与互联网连接的笔记本电脑中,有四种病毒于2004年12月21日被激 活,导致对外传播,造成较大损失.)

2005年9月6日,国家计算机病毒防治产品检测中心收到公函,以微点公司涉案为由,要求其对微点产品不予检测,封杀了微点公司防病毒产品的上市权利.

2005年10月21日,“破获国内首例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案”的新闻发布.

2007年5月,刘旭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国家有关部门的举报,得到了高度重视.
2007年:新华社先后3次以内参的形式作了报道,呼吁保护原始创新成果.《科技日报》在2007年12月19日和12月25日,在显著位置分别以“微点 软件的上市之路为何如此艰难”和“谁保障自主创新成果不遭封杀”为题,对微点软件遭封杀的事件进行了披露,发出了“微点事件”背后到底是否另有“黑幕”的 拷问.

2007年11月20日,田亚葵在被羁押11个月和取保候审12个月后,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对田亚葵作出了不起诉的决定.

2008年:微点主动防御软件在因所谓“国内首例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案”被封杀两年半后,获准向国家计算机病毒防治产品检测中心办理产品上市销售前的检测手续.2008年2月,微点主动防御软件终于获得被阻扰了近三年的销售许可证.

2008年7月:据《科技日报》报道,2008年7月,北京市纪委接到实名举报,反映于兵等人存在徇私枉法等问题.市纪委高度重视,成立专案组对于 兵等人的严重违法违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现已查明,于兵涉嫌收受瑞星公司贿赂、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款,涉案金额巨大.另据透露,瑞星公司副总裁赵四章已被 批捕.

2009年2月7日,微点公司总经理刘旭向记者表示,“正在准备向瑞星公司索赔”.根据微点公司提供的数字,主动防御软件上市受阻近三年,使微点公司蒙受直接经济损失三千多万元,而“如果微点的产品早些出来,’熊猫烧香’这种恶性病毒会很快得到防治,间接损失堪以亿计”.

2009年2月17日,《科技日报》发表的“一项重大原始创新何以大难不死——北京东方微点公司起死回生始末”和《北京晚报》发表的“杀毒业最大的丑闻是如何炮制的”的文章,报道了北京瑞星公司与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于兵等人官商勾结,制造假案,封杀科技创新。

Tags: 杀毒 社会

发布: jensue 分类: 评论杂谈 评论: 浏览: 361
留言列表